Thursday, June 07, 2007

強醫金 = 強迫金 = 嘔

嘔。好想嘔。呢排實在有太多嘢令孫柏文想嘔。例如噚日,就有智經研究中心嘅陳德霖 令我想嘔。佢開罐鞋油周圍畀人聞,我又多事幹咁聞咗,所以想嘔。

大家可能會問點解,其實,故事起源於前日。前日,我同尹思哲兄走咗去科技大學,聽2004 年諾貝爾經濟學獎Nobel Prize得主暨聯儲局經濟學家Prescott教授講嘢。個講座本身,就真係覺得比較難明,因為教授啲PowerPoint slide用咗好多我已經畀番晒先生嘅古希臘字母,例如α、φ、σ、Σ、ρ、δ。(大家係唔係同我一樣,似曾相識?)雖然難明,不過都好精采,原先諗住聽 完講座就走,不過Prescott教授喺講座之後繼續同觀眾傾偈。

諾貝爾獎得主都批評

點知,Prescott教授喺講座之後 講嘢,真係易明得多,仲要好有火。原來,佢老人家好關心成日被我標籤為「硬膠」嘅強迫金。呢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劈頭第一句就話:「The management fees seems too high。」大家要記得,因為Prescott教授亦係好似格林斯潘咁,喺聯儲局做嘢,所以啲英文都特別難明,都要分析再分析先至可以得到真理,今日就為 大家繙譯。其實,Prescott教授係話:「Who is the fucking idiot that came up with this shit MPF?」兩句加埋中文可以粗略解釋為:「管理費實在過高,影響最終回報。」

作為一個「報喜不報憂」、「唔會唱衰香港」嘅人,孫柏文當 然冇講係特首曾蔭權喺pet pet度屙出來嘅屎橋。當年推行強迫金,根本就係曾蔭權用一貫嘅圓滑手段,冇勇氣面對殖民地彭定康創造出來嘅福利既得利益者,冇勇氣撥亂歸正。變成今時今 日,將大家血汗錢轉移嘅政策。

雖然強迫金已經塵埃落定,不過有個諾貝爾獎得主開聲,批評呢個政策落實有問題,應該可以阻止同類型嘅政策出現。

陳德霖鞋油血腥味濃

點知噚日,就有智經研究中心嘅陳德霖,整個強醫金出嚟。呢個強醫金就同強迫金一模一樣,每個月供款,仲要越窮就越要畀得多。強迫金已經係收費高、選擇少,不過根據智經嘅強醫金,大家供款嘅投資選擇,就會更加少,因為只准買啲保守嘢。兩厘利息啊陳德霖!

噚日,孫柏文走去問過好幾個人,問點解陳德霖會諗埋啲「曾蔭權式」嘅屎橋,又要抽走我哋嘅血汗錢。原來聽聞陳德霖係好ambitious,而孫柏文覺得有ambition係ok。更加明白有事要履行ambition有時要擦擦鞋。其實,平時啲鞋油我都聞慣,不過今次陳德霖嗰啲就真係令我想嘔,因為太重血腥味。

4 comments:

  1. 「Who is the fucking idiot that came up with this shit MPF?」

    邊條抵 diu 0既 白痴仔 “lum倒"呢條強迫金屎橋?

    ReplyDelete
  2. 聽完福佳即刻有靈感作首新歌~~~€
    如果覺得好聽 麻煩幫手宣傳開去 出年64做主題曲就好 ^ ^
    仲錄左 mp3添呀 ... 呢度可以dl
    http://www.savefile.com/files/793230
    始終有理?? 歌詞如下 歡迎修改,使用及傳播!

    坦克車隊通宵圍城 斷絕了呼應 和平天安企滿士兵
    軍隊三更開始屠城 泯滅了本性 難忘身邊血染弟兄
    民運當天北京爭拼 總理要做證 死傷千百條命
    人牆無懼大軍也力拼 未曾流下眼淚 自動去請纓
    開鎗始終有理? 十萬個屍體燒一世紀
    軍隊坦克無錯? 事後又發表只得兩死
    講就信 你估係 馬主席
    地下有知 各種鬼魅 番生搵你 來作證生死 屍底始終墊你
    高官貪污貪足全程 遍地也響應 農民半世尚欠安定
    民運當天北京爭拼 總理也做證 官商勾結繁盛
    人民無論大小也力證 任誰挪用稅項 步步有高升
    貪污始終有理? 廿萬個貪官貪心到死
    俾番些少過我! 十二月冷冬認真惡頂
    等運到 無耕地 快乞食
    局住吔雞 吔左先算 沙士不理 傳遍香港地
    點先衰得過你 五十萬上街媽聲四起
    紫荊公開派貨 著數就無份迫金要俾
    倒垃圾 掃街道 聽天命
    剩下兩蚊 債款高企 餐廳執尾 捱到半生死 董董多得了你 !

    ReplyDelete
  3. Hi Packman,

    Do you know where can I get the full report?

    Thanks

    ReplyDelete